協會簡介 會員名冊 會員相冊 新聞採摘 特別報導 網上雜談 學術會議 人才交流 會員專區 本網主頁
          login logout

关于北京城市水系治理工程的报道 


  北京,依水而建依水而兴---关于北京城市水系治理工程的报道

  黄海华

  引子
  从颐和园昆明湖登上环保游艇,沿京密引水渠顺流而下。微风习习中,水面
上荡漾着一种令人心醉的绿,层层叠叠的浪花翻卷而来,追逐着这绿的身影。三
五只蜻蜓低徊在水边,带走了孩子们的目光。抬头望,两岸青草郁郁,杨柳参天
。豁然开朗间,紫御湾的亭台楼榭已尽收眼前。好一幅碧水蓝天人自醉的写意画
!这就是于前不久正式通航的长河河段的秀丽风光。
  北京人感慨地说:在这淡淡的风里又可以嗅到水的味道了。
  关于北京和水的关系,历来有很多说法。当我从史海钩沉中仰起脸来,却想
起了“若即若离”这四个字,北京城和它周围的水系有时候水乳交融,但有时候
却各自坚守自己独立的品格,默然相望。
  水的那头
  人类最初的城市大都建在河流两岸,如尼罗河上的孟斐斯,两河流域上的古
巴比伦。北京亦同样依水而建,依水而兴。古老的永定河是北京城最早的记忆,
在永定河肆虐泛滥之时,北京依傍着它诞生了,就在永定河古渡口不远处。那时
候的北京叫做蓟,蓟城附近有一片水域,它就是今天位于北京西客站附近的莲花
池。从战国后期到辽金的2000多年间,莲花池一直是北京的城市供水中心,也是
北京的生命之源。当时的北京,其西面和南面的河流是永定河水系,北面和东面
是潮白河水系,所处位置有较丰富的地下水。这和今天大多数人印象中缺水的北
京相比实在是另一番景象。北京很早就有水利设施了,早在商周时期,就出现了
重要的灌溉农业区———督亢灌区。想当年燕荆轲义薄云天刺杀秦王,就是以奉
献督亢地图为礼物,其主要原因就是督亢水利发达,土地肥饶。
  古老的北京城也正是因了这水的流转、水的渗透而延伸、拓展。像北京的许
多地名都带着水的气息,如莲花池、积水潭、三里河、红桥等。专家认为:北京
城里凡是与水有关的街名、胡同名,过去都应该是有水的地方。多么令人遐想而
又湿润的场景!在许多许多年以前,北京该是一个云淡风清的城市,水流至人家
处升起一缕炊烟,推一扇窗户可见绿水,撑一只小船可见柳堤岸吧!
  水的这头
  当我们漫步在历史的河堤,终于站在了水的这头时,也许会惊讶于岁月之河
竟冲走了我们曾有过的记忆。眼中的一汪碧绿没了踪影,耳边的淙淙水声也渐渐
远去,北京成了我们陌生的家园。
  自“文革”以来,由于填湖建房等原因,先后有7处湖泊被完全填平,致使
北京水面积陡然减少了近100万平方米,这其中也包括老舍先生自尽的太平湖。
许多昔日给了北京以灵气的水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被誉为故宫“项链”
的筒子河,昔日皇家风情不再,只留下一淌散发着恶臭的黑水。家住清河、凉水
河的居民特别怀念过去有鱼有虾,甚至可以淘米的清清河水。更叫人痛心的是,
大运河,这条曾经和北京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大动脉也逐渐断流、干枯,把过往
的繁华一并埋葬在了河的最深处。据统计,在市内366公里长的河道上,就有1700
多个排污口。截至到1999年3月份,北京城市水系80%已被污染。每年城市河湖
淤积物超过10万立方米,可以堆起面积和北京工人体育场相当的一座七层楼高的
垃圾山。北京市年缺水量在10亿吨以上,人均拥有水资源只有300立方米,排在
世界各国首都百位之末。
  这是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这更是一个发人深省的声音。当一座城市没有了
一条可以象征的河流,那就注定了在这座城市的文化精神中有所缺失。而这种缺
失是构建一种完整的城市性格所不能缺失的。走近西方,你会发现任何一座称得
上美丽的城市都留下了水的足迹。西方对于河道治理大都奉行这样一个原则:谁
污染,谁治理;谁治理,谁受益。英国的泰晤士河历史上也有过被严重污染的记
录,但英国人不屈不挠地使它清澈并视为骄傲。值得一提的是:泰晤士河边铺设
了雨水与污水管线,泾渭分明。而在北京,从明朝起就形成了雨水污水合流的局
面,直至新中国成立以来,这一状况并未根本改观。此外堪称典范的还有巴黎的
塞纳河。风光旖旎的塞纳河一直都是法国文化遗产的水上载体。在其开通了水上
巴士后,又加紧实施水网更新计划,以期成为一条无空气污染的市区交通干线。
  北京也曾有过自己的辉煌,如今这“先有什刹海,后有北京城”的皇城根下
最严重的环境问题就是水资源的严重缺乏,联合国水资源大会曾向世人警告:如
果人类再无视这一严峻的水危机,那么将来有一天,人类所看到的最后一滴水将
是自己
  的眼泪。于是有识之士开始了奔走呼告、疾声呐喊的征程,于是我们听到了
最初来自北京市人大代表的动议,他们在议案中一次性拿出了6套北京城市水系
治理方案,并很快得到了顺利通过。这一回,北京人是真下决心了。
  水的治理
  1998年4月20日,继成都府南河、昆明滇池治理之后,北京城市水系综合治
理工程在万众瞩目中拉开了攻坚战的序幕。这一工程牵动了许多关注北京、关注
水的目光。水利业内人士表示,不仅要建设一项水利工程,更要建设一项环境工
程、文化工程。中国科技大学孙健教授撰文呼吁:水对于北京的经济发展的重要
性甚至超过能源,从某种意义上说,北京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水。要抓住
京城水系整治的机遇,实现环保旅游的可持续发展。与此同时,北京市人大常委
会也积极筹措以立法的形式、以规范的内容,保护京城水系。
  一年多以来,作为北京市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水利工程,创了好几个历史纪
录。一次性到位资金最多,高达11个亿。最为壮观的场面是“六海”(西海、后
海、前海、北海、中海、南海)同时清淤的波澜画卷。完成的土石方量之多相当
于一米见方的断面从北京铺到香港。首期得到治理的是城市的中心区,从北线的
长河、双紫支渠、“六海”、筒子河到南线的昆明湖、高碑店湖,长达43公里的
河线重新焕发了往日的生机。水清了,岸绿了,夕阳下走上一走,不要说初到北
京的外地人,就连居住京城多年的老北京都有些恍惚,疑是江南水乡梦中游呢!
新开辟的两条水路航线成了北京人的又一去处,坐船逛北京成了新时尚。
  老子曾言:天之道不争而善胜,夫唯不争故无尤。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
不争。
  走过千年的北京,历经沧海桑田,又行走在了水边。水,这一富有灵性的生
命,给了北京新的律动、新的诠释。



消息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19990819№C
8/19/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