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师指引,开拓黄金路

Introduction by Shen-su Sun                      Postscript by Shen-su Sun

张竹如 陈世桢

我俩是贵州工业大学的普通教师,早在涂光炽教授任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
所所长时就拜在先生门下作学生,至今已20多年。先生学术上的创见、思辩
方法、渊博学识、敏捷才思、严谨求实是众所周知的,令人尊敬的,是我们力
图学习的。近年我们又有幸在先生的指导下进行金矿地质科研,在胶东于前人
找金盲点中生代陆相盆地中发现含炭岩系层控金矿床,完成的国家八五
攀登项目A30-11专题成果受到生产部门高度重视,并应邀具体指导金
矿找矿的深部验证工作。经我们指导设计的深部钻孔连连见矿,初步获得较好
的找金效果,为胶东金矿找矿开拓了新领域。我们拟以在胶东金矿地质工作中
得先生的帮助、指导为例,看先生为人、为师的品格。

1990年秋,我们在山东牟平-乳山的王格庄乡及峰子镇一带做金矿普查填
图,这是前人找金的盲区。工作中有一些发现,有一些思路,但进一步工作遇
到很多困难,亟需导师点拨。这时我们想到能给我们以点拨帮助的第一人就是
涂先生。但我们已有三四年未与先生联系了,只好凭运气寄一封信到北京三里
河中国科学院地学部。这封从胶东山区农舍中寄给先生的信立即得到了回音,
先生的亲笔回信洋溢着愿意帮助我们的热情,这给了我们信心。按先生信中指点
,我们带上填好的图件资料及矿石样品乘火车赶到北京。一出北京火车站,用
站前公用电话给先生通话,听筒中传来久违了的先生的亲切声音你们现在在哪
儿?、有地方住吗?到我家来住吧,可抽时间多谈谈。记得那是星
期六的晚上,先生就用周末及周日休息时间详细了解我们的填图工作,认真看
完图纸和样品之后,给我们写推荐信和出主意,在先生的推荐及关注下,我们
获得了国家黄金管理局金矿地质科研立项。在项目执行过程中,先生给予极大
的关注,并到野外进行具体指导。随着对这片盲区工作的深入,先生的超前思
维看到这片新区潜在的找金前景,在先生全力推荐下并得到攀登A30项目专
家委员会同意,我们被通知参加国家八五攀登计划,承担A30-11专
题对胶东东段地区找寻超大型金矿远景探索工作。先生的善良、和蔼、平易近
人和乐于助人,使我们敢于向他求教求助,也使普通地方院校的普通教员有机
遇参与重要的地质科研,发挥其才能。

在我们得到先生指导中,深深体会到他在
关心你的工作、认真了解你的思想的时候,总不断启发你深层次的思维,发掘
你潜在的精华,引导你在你奋斗的领域深造。胶莱盆地东北端白垩系莱阳群下
部砾岩中有不规则的网脉状金矿化并散布有古采金遗迹,这种现象早被有关
地质部门发现并相继做过地表揭露、化探检查及物探工作,随后又被陆续摒弃。
当我们向先生汇报这一现象后,先生亲自和我们一起到现场做了考察,又专门
与我俩讨论,建议要作细致扎实的基础地质工作。我们领会到先生的意图,把研
究工作重点扩大到胶莱盆地,并开始对白垩系进行路线剖面调查。我们发现在网
脉状矿化的砾岩层底部有一层与之整合的含炭岩系,它不整合在基底变质杂岩之上,
富含有机碳、硫与金等,其层间破碎带有层状、似层状金矿体产出。我们立即将此
现象函告先生。先生回信指出这一发现十分重要,现在已报道的与含炭岩系有关的
金矿,其含矿系多属海相沉积,地质年代多为古生代或更老;白垩系及陆相沉积含矿系
尚未见报道。叮嘱我们认真对待,不仅重视它的矿床学意义,更要重视它的工业
意义。在执行A30-11专题时,先生明确指示把野外工作重点放在胶莱盆
地中。我们在野外首先对含炭岩系进行大比例尺实测剖面和系统地层岩石采样
。先生进一步要我们与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有机地球化学开放实验
室傅家谟教授及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范德廉教授联系,共同做野外及实验测
试工作。1993年8月,先生与芦家烂教授、范德廉教授、刘金钟博士和我
俩一起考察了我们实测的下白垩统莱阳群含炭岩系剖面,在现场边观察边讨论
,气氛热烈而和谐。先生又要我们广泛收集胶莱盆地内地质、物探、化探及深
部钻孔资料,要求沿盆地周边做调查,把工作范围扩大到盆地西南段的五莲、
诸城等地。先生一层层加 码、加压,使我们走出金矿地质范围,主
动与 胜利油田联系,通过交流资料和联合野外调查,进一步确认了赋金的含
炭岩系是胶莱盆地中第一生油层。根据已收集到的地质、物探、化探、深部钻
孔及遥感资料,使我们对胶东金矿的研究及找矿远景探索一步步深入。先生循
循善诱激活了我们的思路,使我们对新类型金矿及在崖子地区可能找到颇具工
业规模的金矿做了较为中肯的陈述,并建议有关部门重视这一找金新区。19
97年我们同时得到牟平金矿及山东地质矿产局的邀请,要我们对新区新类型
金矿的找矿给予指导,并告知按我们意见设计的钻孔连连见矿。最近,烟台黄
金公司已决定,在20个钻孔见矿情况良好的基础上,要下竖井进行坑道勘探与
开拓。

先生在生活上十分简朴,他在地学部上班,中午往往不回家,在办公室吃方便
面。但在做学问上却严谨、求实,有时达苛求的程度。1991、1993及
1994年,先生三次到胶东野外考察,我们对此深有感触。1991年先生
到牟平重点对王格庄乡至崖子乡一带经我们工作中发现的各金矿化段进行野外
考察及指导,同时参与考察的还有省、市、县的黄金局地质测量部门主管技术
人员 及贵州工业大学教师。正值7日中旬,山东已久旱无雨,骄阳似火,同行
的20余岁的小伙子都大汁淋漓,先生却不管山高路险,对每个点都要仔
细看过。就在这次考察结束后,先生指示要重视和加强胶莱盆地中基础地质工
作,跨出新类型金矿新区找矿的第一步。1993年8月,又是盛夏时节,先
生来到胶东重点考察胶莱盆地白垩系含炭岩系地层剖面,及含炭岩系控制的一
系列金矿床、矿点及矿化段。考虑到天气太热,要看的地段多,有的地段交通
很不方便,先生已70多岁,加上动过胃与心脏大手术,为了不使他太劳累,
我们事先将各地段照片及采集样品陈列出来,向先生详细汇报,然后安排交通
方便和比较重要的地段与先生一起做野外工作。当这一切完成后,先生提出要
看余下的点,他说:那些照片的点我都要看。无奈,我们只好把这些点的
交通状况告诉涂先生的夫人蔡凤英医生,请蔡医生劝阻,但是没有办到。先生的
执意到苛求的地步,只是要安排继续进行野外考察。有一处要考察的地段有1
00多公里的土路,常年因车辆多及疏于管理已布满大坑小洼,有些地段又开
挖重建,加上天旱无雨,地面铺盖上尺余黄土,车子一过,尘飞土扬。我们六
人挤坐车中,不敢开窗,汽车在黄沙中慢慢颠簸在搓衣板似的公路上,车内
气温越来越高,空气闷极了,我们都饱尝其苦,可想先生更苦。还有一个点,要
步行,记得那天十分闷热,当我们从山坡下到谷底,空气仿佛静止了,没有一
丝风,我们憋得透不过气来,从山谷再往上走腿都迈不动,想先生心脏动过手
术的人感觉会更糟。但先生不要旁人搀扶而坚持到目的地,在刺眼的阳光下仔
细观察地质剖面。先生如此认真对待野外工作的态度使我们感触很深。一位博
学的人,一位考察过国内外若干重要矿区的人 ,一位身体动过大手术年逾古
稀的老人,对地质事业如此执着,对野外地质工作如此认真的人,以他具体的
一言一行给我们以教诲。面对这样的真诚,我们还能马虎草率对待野外第一手
资料吗?我们作为教师,能不把这种执着的敬业精神传给新一代的地学工作接班人吗?

借先生80诞辰之际,我们衷心祝先生身体健康,愿先生如夕阳壮丽璀璨,像
秋天的金果丰硕,携地质同行去迎接新的春天,再创辉煌。